香港队员月收入两万港币 韩国队员不如足球

德国的乒乓球联赛在欧洲是最成熟的,其他欧洲选手对那里系统的训练和优厚的条件趋之若鹜。然而德国同行萨比尼告诉记者,其实德国并非是乒乓球选手的“乐土”,那里的大部分女球员根本无法靠打球为生。“她们的收入很低,基本上每个月就在1000欧元左右。而且,如果没有比赛任务,她们就没有任何进账,所以她们必须寻找其他的谋生手段。”萨比尼的另一个身份是德国一家乒乓球俱乐部的经理人,她表示,德国男选手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,“国家队里只有波尔、许斯和罗斯科普夫可以完全依靠打球的收入为生,其他选手必须都把身份挂靠到军队里,由军队出钱养着他们。但即使这样,名额也是非常有限的。”萨比尼告诉记者,波尔的收入是德国选手中最高的,仅在俱乐部的年薪就可达到40万欧元,再加上其他广告收入和比赛奖金,波尔的日子过得十分富裕。“但是,德国大部分球员在乒乓上赚到的钱都很可怜,有的年轻选手甚至一年只能拿到2000欧元。你能想象吗?”萨比尼说。

移民西班牙多年的老将何志文也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,在西班牙,想靠打球为生是不可能的。他自己就不得不和妻子一起,靠经营服装店来维持生计。

“在中国香港打球很幸福啊”,香港同行陈先生说,“选手们的压力没有那么大,他们的生活也很宽裕。”陈先生告诉记者,中国香港的选手们平时都在体育大学里训练,那里除了条件先进外,食宿和训练费用还全免。而且,乒乓球运动在中国香港也很受重视,队员们的月收入都能达到2万元港币。“他们参加比赛的压力不大,不过队员们还都是很努力的。毕竟,成绩是选手的生命。而且你知道,比赛奖金全部归自己所有,他们决不会轻易放弃的。”

《韩国时报》记者金起范告诉记者,在韩国并没有乒球职业联赛。“像柳承敏、朱世赫这些有名的选手,都会被大公司雇用,柳承敏就是三星公司的雇员,不过他当然不用上班,任务只是打球。韩国的乒乓球选手平时不集训,为了备战本届世乒赛,他们也只在一起练了一个月。”据介绍,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韩国国手们,每年大约有5万美元的固定收入。而同时,他们也可以自己寻找俱乐部打球,这样又可以赚到不少“外快”。柳承敏就曾在中国的乒超联赛“淘金”,每场比赛2000美元的出场费和1500美元的赢球奖金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块大蛋糕。“但即便如此,韩国国手们的收入也算是较低的。同为名将,足球运动员的收入大概是乒乓球国手的4到5倍。”

“我也想多看两天比赛啊,但是多呆一天就多一天的费用,我们付不起。我明天就要走了,决赛也看不上了,真遗憾。”喀麦隆选手福莫姆站在萨格勒布体育馆前,一脸的不舍。她的话道出了非洲选手们的共同心声——在资金非常有限的情况下,对乒乓的执著也成了奢侈。福莫姆告诉记者,尽管乒乓球运动的投入不大,但在非洲,还是有很多孩子买不起球拍。“在非洲基本上没有职业选手。我的工作是个体育老师,乒乓球只能算是业余爱好。平时,买球拍和球衣都得自己掏腰包,来参加比赛对我来说,更是非常难得的机会。”本次世乒赛,韩国足球运动员收入组委会为各运动队提供免费的食宿,但名额有限。非洲的很多球队为了减少开销,都大幅削减参与人员。“很艰难,真的很艰难,”说到他们“夹缝中求生存”的现状,福莫姆的表情有些凝重。

图文:世乒赛韩国队队员介绍 来势汹汹的柳承敏 来源:搜狐体育 搜狐体育讯 搜狐体育讯 5月18日萨格勒布消息,第4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将于5月21日在克罗地亚萨格勒布揭幕…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tanglewoodorganics.com/,蔚山现代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